[黄志雄X李熏然]人非草木 07

07

李熏然进屋时,先扫了一眼桌面。

在上一次拜访的时候,他在黄志雄的桌上留下了有效缓解戒断症状的药物,那是一个非常拙劣的“漫不经心”,但鉴于他主观上也没花多大心思去隐藏,所以这个举动也还算是光明正大。而现在,对方也回赠他光明正大,那些药物依旧放在原处,能让人看出它们被移动过,但是并没有被使用。如果因为它们被移动过就觉得满意的话,要求未免太低,而这样的非暴力不合作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,黄志雄显然没有戒酒的打算,可是他也没有当着李熏然的面喝酒,这样就避免了可能的冲突——毕竟李熏然是个讲道理的好警察。

讲道理的好警察收回目光,好了,又是收效甚微的一周。

因为或多或少有心理预期,所以李熏然也不...

[安迪X樊胜美]一个普通的前半夜

《一个平凡的后半夜》的对应文,可以连着看,个人理解,OOC,剧透,牵扯原著剧情(可能电视剧会改)

这是一小段原著片段衍生,其中情节对话都出自原著,而心理描写是我在瞎比比 _(:з」∠)_


当魏渭接到王柏川的电话时,安迪心情并不好。魏渭说她心中肯定闷着气,需要发泄,可是她想来想去,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发泄。她只得把念头转到别的地方,比如说王柏川这个电话,她刚刚清楚地听见了电话中传来了自己的名字,想起最近邻居的反常,她大概能猜出这通电话的来意。

果不其然,魏渭在结束通话后将对方的话复述一遍,的确和樊胜美有关。按照王柏川的意思,他想让自己去探查一下樊胜美的态度。这个做法如此曲折,安迪皱眉,很敏...

[安迪X樊胜美]一个平凡的后半夜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还在产???(黑人朋友???.jpg)而且写的是什么鬼,想打爆自己……
个人理解,一定OOC,并且含剧透,这是原著一小段内容的衍生,趁剧还没播到那里写一写,怕剧里情节会改_(:з」∠)_原文贴在文章结尾


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成为邻居,概率是多少?

或者这么说,两个社会阶层不同的人成为邻居,概率是多少?

樊胜美睁开眼睛,无边无际的黑暗让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现实里。她的脑袋明明麻木迟钝,但又能非常清楚地感到疼痛。她想要坐起来,但是这个尝试失败了,她只是成功地把自己摔倒了地上,好像还撞到了什么东西。

看来自己刚刚躺着的是……沙发?她一边茫然地思考着为什么这个沙发要比...

[安迪X樊胜美]有情饮水饱

电视剧看到第四集而已இдஇ最新的两集还没看,然而我已经不能自制了!
在看第三集之前就脑了没带钥匙梗,结果官方懂我啊啊啊超喜欢剧里那段安樊互动!不过虽然和官方撞梗,我还是不要脸地写了下去……部分内容参考原著~


忘带钥匙这种事情之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,不过这个小迷糊通常是邱莹莹,可是她在昨天就回老家了,此刻站在门外一筹莫展的人自然不是她。樊胜美再次翻了翻她的小包,正是因为包包小,所以它能够毫无转圜余地地杀掉她最后一丝侥幸心理,她靠在2202纹丝不动的大门上想了想,今天关雎尔加班,很可能很晚才能回来;而曲筱绡出差去了,今早她上班的时候正好看到曲筱绡急匆匆地拖着箱子走出来,还顺便帮对方按住了电梯……...

[黄志雄X李熏然]人非草木 06

06

过了足足一分钟,黄志雄才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敲门声。

也不能怪他迟钝,有人来访对他而言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。不过正因为前所未有,所以来者一下子变得很好猜了。黄志雄走到门口,心里还有些抵触,但是忽然想到了今天室外接近零度的温度——几乎时这个念头出现的同一瞬间,他的手就已经下意识拧开了门。

外面站着的果然是李熏然,毕竟除了他之外真的没有人会来了。屋外的确冷得够呛,李熏然几乎在门打开的瞬间就敏捷地闪进了屋子里。

“你怎么……”又来了。黄志雄默默地咽下了之后的话。这句话太像抱怨,太显情绪,可是他不能和这个警官有多深的联系,所以也就不能显露这么多的情绪。

屋内其实也不比屋外暖和多少,但好歹...

[黄志雄X李熏然]人非草木 05

05

其实有些东西,李熏然很早之前就有所察觉,要说他给予黄志雄特殊关注的原因不包含这方面的考虑,那实在不够坦诚。现在,那些从一开始就缠绕着他的谜团都得到了解释——枪茧,擒拿,体力,捏啤酒瓶盖以及方整的被枕——对方当然不是一个简单的简单的醉汉,这一点他当然知道,但是当知道确定的事实时,感觉依旧完全不同。

怀疑得到证实,那么摆在他面前的就是这个“案子”就变得更棘手了……

创伤后应激障碍和物质滥用——黄志雄回答得很干脆,其中未尝没有让李熏然知难而退的意思。可是他还是料错,知难而退这四个字好像从来不曾出现在李熏然的字典上,即使“案子”棘手,那也只是增加了挑战难度,丝毫不会让他产生放弃的念头。离开...

[蔺靖]珍珑 上

剑三AU,花策,非玩家,OOC,私设有,映射也有,背景为70年代后期

这篇文送给 @惊蛰草 ><!之前说好的,不过拖了好久好久……写的不好,请多见谅Q Q


01

蔺晨第一次见到萧景琰,是在倌塘驿站附近那条索道前。

三股粗绳,并在一起,亘过长长的、天堑般的距离,连接起两座山头,蔺晨站在倌塘驿站这一头,目光就落在这条横亘天堑的索道上。他刚刚受杨十六所托,要在限时内到对面山头采一棵华佗温骨草回来,正暗自犯愁,耳边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响。他抬头朝声源处一看,一个蓝衣铠甲的天策弟子正牵着马朝这边走来。

赤马山的浩气营地离此不远,这个穿着一套铁血丹心的浩气盟弟子...

[黄志雄X李熏然]人非草木 04

昨天谢谢大家的祝福><来日更

04

李熏然在搜索栏里打下了戒酒两个字,然后按下回车。网页上一下子跳出了无数结果,他滑动鼠标滚轮看了看搜索结果的标题,最后双击点进了一个“如何戒酒”的链接里。

他认真地看完这个链接里的内容,又点进另一个链接里,因为注意力太过集中,连母亲走到了房间门口都没有察觉。

“熏然啊,明天周五,晚上回来吃饭吗?”

听到这句话,李熏然才猛地回过神来,转头看向房间门口:“啊?啊,妈,我明天……”他迟疑了一会儿,看着母亲的眼神,话到嘴边就变了,“当然回来吃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母亲听了之后明显更高兴了,嗔怪道,“我上次还炖了你喜欢的汤,结果你回来之后居然说吃过了...

[黄志雄X李熏然]人非草木 03

生日也更新的我~啦啦啦~新的一岁也要好好萌楼诚和楼诚衍生!

03

当李熏然重新站在黄志雄的面前时,他分明看到了黄志雄脸上的诧异。此刻正值黄昏,天空有一半已经转了深蓝,西边却还有一块浅红色的落日余晖,两个昼夜更替而已,黄志雄自然还记得他。

“有事?”黄志雄说,他声音没有前几天那么沙哑,看来今天没喝多少。

李熏然下了班才赶过来,路上又担心时间太晚黄志雄也许已经离开,现在看他还在,心里先松了一口气。他也在长椅上坐了下来,比之前要坐得更靠近黄志雄一点:“上次不是说了下次再聊吗?你怎么一副很惊讶的样子。”

“我以为你不再想来这个地方了。”

“哪有那么脆弱。”李熏然撇撇嘴。

“那么你为什么过...

[黄志雄X李熏然]人非草木 02

02

潜伏的第三天,李熏然终于盼来了案情的进展。中午时分,正是吃完午饭昏昏欲睡的时候,李熏然刚吃了一顿半饱不饱的午饭,正靠在长椅椅背上犯困,此时有些模糊的视线中忽然走入了一个人。

要不怎么说这张长椅的位置好,它不仅仅避风、有树荫,而且还面向着公园的中心地带,任何人在这附近活动李熏然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午后的公园人迹稀少,异常更加明显,那点儿些微的困意烟消云散,李熏然几乎是立刻就清醒了过来,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——动作似乎过大,长椅另一边的人动了一下,然而他现在也没有余裕顾及这些了,他全副心思全都在新出现的那个流浪汉身上。

全都对得上——身高、体型,而且那人身上还穿着案发当天那件破烂的驼色大衣...

1 2 3 4

© 一根棉签 | Powered by LOFTER